或是借机发泄对领导的不满;若是上级
2018-09-07 00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简直是做贼的没事,抓贼的要受处分,公道何在。王茂怀的行为,或有“损害公共财物”之错,作价赔偿就是。可是,用公款购买麻将机并用于上班时间娱乐,又是怎样的不正之风?

“从没见乡领导发这么大的火,我真是太丢人了,给全乡都丢了脸,悔死了。”事后,搓麻者如是说,并做了检查,于全乡通报批评。纪检书记说,砸麻将桌是要让大家都记住,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在机关做与工作无关的事。

同样是砸麻将桌。这边是打麻将者主动感到丢人,怒砸是理直气壮,杀一儆百,端正机关作风的雷庭万钧之举。那边却成了无理取闹之事,被砸者气宇轩昂地开会教育职工,让砸者作检讨——莫非要以此为戒,不可犯上作乱?

砸麻将机实是一出行为艺术,形象地勾划出了官场中的权力边界,贪官张二江总结出来的“下级学”,或深谙此中真谪。砸麻将机跟喝酒一样:领导在上我在下,你想几下就几下。砸麻将机如此,其它的“查处”行动又何尝不是如此,对不对,就看是谁在主导。

如此完全相反的处理,其奥妙之处在于,彭水是下级砸上级的,扫上级的兴;同太乡是上级砸下级的,拂下级的面。所以,砸麻将桌看似两样风景,却是一个道理,成了谁有权谁占理,谁有权谁就是对的。要说打砸行为不对,那都要作检讨。可现实中,常是“和尚摸得,阿q却摸不得”。王茂怀要作检讨,只因他是下级,就有打狗欺主,以下犯上之忌,或是借机发泄对领导的不满;若是上级,一定是可以义正辞严地高调处理此事,胡勤俭只有哼哼哈哈的份。

重庆彭水县政协主席胡勤俭在办公区搞起麻将活动室,县政协副主席王茂怀三次汇报工作不成,一怒挥斧将麻将机砍烂。彭水县政协就此召开职工大会,王茂怀在会上做了检讨,胡勤俭也做了自我批评。(9月2日广州日报 )

砸麻将机不是妥不妥的问题,而是让谁来砸的问题。就如警方扫黄时怒砸按摩床,从来都是大快人心,谁觉得损害他人财物了?

8月1日,记者在吉林德惠市同太乡采访时,看到乡政府信访接待办公室有人打麻将。3日,乡纪检书记当着打麻将者的面,将麻将桌砸碎。

办公区搞起活动室,不问工作问麻将,无论如何,都是说不过去的。被人挥斧砍了麻将机,始作俑者理应感到羞愧,主动下罪己诏并接受相应处理才是。可令人纳闷的是,“禁赌”者作了检讨,“设赌”者仅是自我批评了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oballegrini.com香港马会一条龙玄机网,财神特心水香港马会,2019香港马会特准特马资料版权所有